title

“百萬嫌犯”湯曉東受訪談懸賞!稱24小時開機主動聯系公安局長

東輝珠寶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持續引發關注。日前,陜西漢陰警方已懸賞百萬緝捕該公司創始人湯曉東。

6日8日,湯曉東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稱,其于2014年“在漢陰政府的鼓勵下”回鄉投資珠寶業,堅稱自己無罪,并表示自己目前仍在美國,暫無回國打算。

同日,有東輝珠寶公司前員工向南都記者表示,自己和家人共投資20多萬,血本無歸,聲討公司拖欠投資收益。

湯曉東:商業模式“曾獲地方政府認可”

6月8日,湯曉東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稱,他是陜西漢陰人,1994年到廣東創業,從事珠寶行業,于2014年“在漢陰相關部門的鼓勵下”回鄉投資珠寶業,4年間陸續在多個縣城開了7間珠寶店,并在漢陰建成東輝珠寶文化產業園。“這些珠寶店和產業園,都是我們自己的‘股東’投資,然后自己在其中經營管理。”

東輝珠寶公司創始人湯曉東,其自稱人在美國。

湯曉東向南都記者表示,他回鄉投資創業時,所有資質證明都曾向當地政府、工商、公安及金融等部門報備。“政府對我們這一塊是非常支持的,對我們的商業模式也是認可的,包括很多股東都是政府介紹的。”

湯曉東稱,自己的企業在當地政府監督下運營了4年,直到2018年6月收到當地金融辦的整改通知,要求三個月內清退“股東”。“通知一出,我在2018年6到9月不斷同政府領導溝通,協商解決方案,對方置之不理,10月直接查封。查封完畢,企業徹底無法運營。”他辯稱,集資引發的風波并非企業倒閉所致,系緣于該整改通知書,引發投資人恐慌,集中擠兌而導致。

湯曉東堅稱自己無罪,“我們跟別人不一樣,我這個是‘股東’在里面投資,還在里面經營管理。如果非法,一開始就應該取締。”

對此,漢陰縣委書記周永鑫6月7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予以駁斥,他稱湯曉東將“入股”“眾籌”與民間籌款混為一談,入股后,公司應修改章程,并向工商局報備,但湯曉東并未如此,而是許諾百姓“保本又返利”。“哪個產業一下就能有15%的收益呢?顯然就是龐氏騙局”。

2018年10月7日,漢陰縣公安局依法對東輝珠寶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;2019年5月31日,漢陰縣公安局懸賞100萬元緝捕湯曉東,引發網絡關注。

湯曉東告訴南都記者,他于2018年9月18日赴美,目前仍在美國。他否認自己卷款潛逃,聲稱手機24小時開機、微信暢通,并稱自己一直在積極聯系地方領導,“沒有哪個潛逃犯還積極主動聯系公安局長的吧?”

湯曉東說,他于今年6月2日從漢陰當地朋友處得知自己被懸賞百萬緝捕,他表示難以理解,至今仍覺得憤怒,暫無回國打算。對于南都記者詢問其是否已投資移民美國,他表示不便透露。

前員工:家里老人賠掉棺材本近20萬

6月6日,漢陰縣政府發布關于東輝珠寶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情況通報稱,截至2019年4月1日,漢陰縣投資受損群眾到公安機關報案登記的共500余人,涉案金額七千余萬元。

曾在東輝珠寶文化產業園工作的吳紅(化名),就是投資受損者之一。

自稱受害者的吳紅,曾在陜西東輝珠寶文化產業園工作。

6月8日,吳紅告訴南都記者,她于2017年10月,與東輝珠寶公司簽訂了《分紅股東投資協議書》,協議期限為1年,年利率15%,月利率1.25%。協議中明確說明,期滿后,公司應向吳紅發放紅利完畢,并返還其全部投資本金。

當時,吳紅一次性投入4萬元,并在之后拿到了9個月收益,每個月500元,共計4500元。2018年8月,她曾向公司提出拿回4萬元,但被公司領導以“已上報,等消息”搪塞;9月時,公司以深圳臺風為借口拖欠投資收益。吳紅告訴南都記者,自此之后,就再也沒有拿到這筆投資的任何收益,4萬元本金也不知去向。

吳紅表示,當時投資是因為該項目曾得到政府大力支持,“縣領導常到公司考察,投資項目看起來很讓人放心。”

吳紅告訴南都記者,她和父親、姑父共向東輝珠寶項目投入20余萬。“我年輕無所謂,全當白打一年工,但兩位老人拿出來的幾乎是他們的養老積蓄。”就吳紅所知,身邊就有7、8個人參與了東輝珠寶的投資。

吳紅還告訴南都記者,其于2018年3月被調至在深圳東輝珠寶工作。公司“出事”后,吳紅等員工被迫離開時還被拖欠了2個月工資,“離開公司之前,公司的珠寶玉器已被領導托人全部帶走。”

漢陰曾簽約東輝珠寶小鎮項目

南都記者查閱公開資料發現,如吳紅所言,過去兩年間,該縣不同部門領導曾多次被報道在與東輝珠寶公司相關的場合出現。

2017年6月6日,漢陰電視臺官方微信公號發布消息稱,在2017絲博會暨第21屆西洽會省市簽約儀式上,漢陰縣縣長劉飛霞分別與廣東東輝珠寶首飾有限公司、陜西省水務集團有限公司、陜西果業集團有限公司三家企業成功簽約了東輝珠寶小鎮建設、漢陰縣水產業綜合開發、生態科技產業園三個項目。

據漢陰電視臺報道,2018年1月28日,漢陰縣珠寶小鎮規劃座談會在東輝珠寶產業園召開。

其中,東輝珠寶小鎮建設項目總投資6億元,該項目引進國內外資金、加工技術、商業渠道和市場,建立珠寶玉器文化產業鏈,“鼓勵支持當地民眾以資本、勞動力加入,帶動漢陰輻射陜南影響中國北方珠寶玉石產業發展”。

據安康新聞網報道,2018年1月28日,漢陰縣珠寶小鎮規劃座談會在東輝珠寶文化產業園召開,“縣政府副縣長黃邦平主持,縣委書記周永鑫向......專家學者表示熱烈歡迎。”

律師:或柔性勸返,或被遣返

南都記者獲得一份東輝珠寶公司用以推廣投資入股的宣傳單,寫有“讓你輕輕松松做國際品牌珠寶店老板”字樣。宣傳單明確寫到投資分紅明細,并舉例“投資10萬5年,本息可收益20萬5千;投資100萬5年,本息可收益205萬”。

一份宣傳投資東輝集團旗下珠寶店的宣稱單張。

關注該事件的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副主任、高級合伙人鄧學平,根據吳紅所述的《分紅股東投資協議書》分析,投資行為最本質的特征是收益的不確定性。

鄧學平指出,東輝珠寶的集資行為并不合法。“一個是協議不應該有股東協議期限,第二個是不應該有固定的收益。 ”

鄧學平表示,地方政府引進企業之前,應該了解清楚企業的商業模式,應當對它是不是構成非法集資進行審查。

“找專業人士一看,就能知道有問題。”他表示,如果企業涉嫌違法,地方政府不應為其背書,避免誤導普通的投資者,普通的老百姓,否則會讓集資的陷阱越來越深。

他表示,若湯曉東確實在美國的話,只能通過兩種方法讓其歸案,“一種是通過柔性勸返的方式讓他自行回來,另外一種是通過國際引渡條約,由美國將其遣返。后者會比較麻煩。”

pk10稳定计划软件 万盛区| 夏河县| 涿鹿县| 阿拉善盟| 中卫市| 垫江县| 正安县| 蕉岭县| 松原市| 黎城县| 龙岩市| 新绛县| 安宁市| 岳西县| 福鼎市| 德惠市| 揭西县| 仁化县| 扶余县| 嵊泗县| 江安县| 莆田市| 蓝山县| 连云港市| 铅山县| 称多县| 蚌埠市| 长丰县| 石棉县| 区。| 怀来县| 威海市| 牡丹江市| 肥东县| 彰化市| 沁阳市| 精河县| 五家渠市|